鼻子過敏打噴嚏 國學堂—梁冬對話倪海廈第六講 文字版

倪師談易經與疾病和生男生女的相關(附不孕症和肝腹水的調理)

講:倪海廈主理主辦把持:梁冬

對話時間:中國之聲 2010.01.06 23:00~24:00

梁冬:重新發現中醫太美,重新發現中國文明太美。哦,這個,過去的幾周内裏呢,這個醍醐灌頂啊,倪師幫我們打通了很多關于生命和身體的這個秘密,這一周呢,如故請來倪師啊,有請,倪海廈教員——“美國漢唐中醫學院”院長,“加州中醫藥大學”博士班導師,倪海廈教員,謝謝您。

倪海廈:謝謝,謝謝主理主辦把持人,各位聽衆專家好,我是倪海廈。

梁冬:诶,專家好!是是是,那個,我們都講了這個中國文明太美,在我的觀念内裏呢,醫和易曆來就是相通的。其實呢,在過去的幾周内裏呢,我一直忘卻了,或者說我把一個很重要的題目摁着,沒有問的原因呢就是說,我覺的我要自己……這個先也要熱一熱,跟上這個倪師的節拍之後呢,然後呢,技能夠問到這樣一個題目,這個題目就是——哦,倪師來了,嚎,就是這個醫和這個《易經》之間的相關,是怎樣的?

倪海廈:這個,這個題目提得好。

梁冬:我知道倪師很小的時刻,是先是學《易經》,自後才是學的醫嘛,對不對?

倪海廈:對,我是從《易經》劈頭下手,中國文明,嚎,我們不能說,我萬萬不敢說我是最了解中華文明的人,但是我對中華文明是一種崇敬的心情,噢。我以爲一個炎黃子孫,多幾多少要看一些東西。那我從小對地理、地輿、《易經》出格有興緻,那我就從《易經》劈頭下手,《易經》讀完了以還,并不是在……在不是很了解通徹、透徹了解《易經》的形态之下,我就劈頭研究這個中醫。那《易經》和中醫的相關——很出格的微妙,那我用一種很浮淺的方法讓諸位專家聽衆能夠懂。首先我們講一些,嚎,心靈魂魄下面、心緒下面的疾病。

梁冬:好。

倪海廈:比如說,一個家内裏,這個,你那個……假如說媽媽得了乳癌,若何樣做我剛才已經講過。可是此刻遇到一種情形,心靈魂魄上的題目,心緒上的題目。媽媽呢,我們家内裏生了一個兒子,這個三千溺愛在一身,祖父祖母來寵,爸爸媽媽來寵,爺爺奶奶……叔叔啊,統統來寵,專家這個獨生子。诶!結果發現呢,這個兒子習性若何跑進去喜好穿裙子,不喜好穿褲子,然後喜好像女孩子的粉飾的東西,吃飯的時刻還打蓮花手,還喜好燙頭發,他講話聲響動不動就像女生。蹩腳了,這個題目若何管理?劈頭的,全家人,文字版.爸爸媽媽也麻煩,爺爺奶奶也麻煩,我們單傳,蹩腳!此刻公然……好不容易生了個兒子好開心,結果長進去是個女兒,那若何辦?那這個小孩子,你說說,啊,不行你要去穿褲子啊,你要若何樣思想,你把它丢到那個中醫的心靈魂魄科啊,什麽科,什麽科轉移他,但是他就是喜好做女孩子,你若何辦?

梁冬:對啊。

倪海廈:這個題目若何管理?

梁冬:對啊,對呀對呀。

倪海廈:這個就,我們沒有一種中藥說,吃下去以還,你當場就要,我想幹男孩,不想幹女孩的。啊,沒有這種藥,這就有相關到我們的地理地輿,也相關到我們的《易經》。

梁冬:哦,真的嗎?相關嗎?

倪海廈:相關。

梁冬:啊,據我所知哈,我最少知道中國有些女歌手,是鬥勁象男孩子的。

倪海廈:對對,也是,我一同表明,一同表明。

梁冬:爲什麽?

倪海廈:首先呢?諸位啊,在聽我講的時刻,首先先拿一張紙進去,畫一個方形。

梁冬:哦,畫個方形。

倪海廈:畫個方形呢,在中心畫個井,等于一個,中心一個井的話,這個九宮八卦。

梁冬:對,就是九格。

倪海廈:那你,以中心這一格爲主,嚎左右是不是有八個格?

梁冬:對。

倪海廈:我們叫做,八卦,哦,我們叫九宮嘛!八卦,那左邊呢,你寫上東,嚎;正上方呢,你寫上南;正左邊呢,寫上西;正下方寫上北。

梁冬:這跟我們平凡那個地圖不太一樣啊。

倪海廈:就西北西北,你反過去也可能沒有相關,由于我們實際上,我們後天的八卦西北西北是這樣立的,那你無所謂,你反過去正過去,反正西北西北都一樣嘛。

梁冬:對,比例上是這樣的。

倪海廈:爲什麽這個九宮八卦的起源哈,這個可能……這個《易經》可能用活着界上所有的事情?那我即日在這裏呢,我隻是把它用在一個家内裏給專家看一下。你們專家……我們專家記不記得你在讀書的時刻,我們讀到一個《禮記》内裏,嚎,《禮運大同篇》,《禮記》内裏《禮運大同篇》他就講了,然先人各安位,各适得其位,這樣子的話,長幼有序,兄友弟恭,父慈子孝,夫妻相敬如賓。那,此刻人依照做了?所以我們有立的名,名字下,爸爸媽媽,哥哥姐姐弟弟妹妹,鼻子過敏打噴嚏.都有這個稱号。這叫長幼有序啊。好,可是那個名有沒有用呢?有用的話請問你,你确定兒子都聽爸爸媽媽的話?你确定你家三個女兒都是大女兒先嫁二女兒再嫁,三女兒再後嫁?很多家内裏是三女兒嫁了,大女兒還沒嫁。

梁冬:對啊。

倪海廈:好,那你這個名代表沒有用啊,名上有規律隻是形,隻是外表形式上的規律,并沒有貧乏……貧乏他的神。

梁冬:對。

倪海廈:這就是《易經》來表明了。我們中國人的《易經》,後天卦立下去的時刻,西南方呢,是乾卦。諸位看,鼻子過敏怎麽辦.西北角那個方框框,那是乾卦。西南角是坤卦,

梁冬:就西北角是乾,是吧?

倪海廈:西南方是坤卦,乾卦指的是爸爸,父親。坤卦指的是媽媽,噢,西方呢,是震卦,震卦指的是長子。所以以前我們帝王……帝王期間的時刻,我們叫東宮太子。一旦這個立了長……立了那個……那個誰要承受王位——未來王位的話,就要立東宮太子。所以,改日的東宮……這個東宮太子就是改日王位的承受人。這就是東宮太子,西方是長子的位置。那西北方呢,是長女的位置,是巽卦的位置。正南方是離卦的位置,是二女兒的位置,那正西方是兌卦,是三女兒的位置。正南方的場所,最下面南方的方框框是坎卦,中男,中男就是次男,第二個兒子的位置。西南角的艮卦,噢,艮卦是三兒子的位置。

梁冬:嗯,三兒子。

倪海廈:三兒子的位置。也就是說在後天八卦上,天地定位的時刻,就把這八個位置,定在八私人的名字的下面。而《易經》下面以爲說:名和位要相等。所以,人各安其自,各适得其位。你名字叫兒子就要去住東宮,女兒就要去住西北。二女兒住正南,三女兒住西方。那父母親結婚以還,天地要歸順,所以說,坤卦的媽媽要移到乾卦位置來住,所以,媽媽來住乾卦的位置,就是下面的卦是媽媽——坤卦,下面的卦是乾卦,下面是地,下面是天,我們中……中國人……那《易經》内裏稱爲“地天泰”。所以,假如說你夫妻結了婚,主卧房在西北角的話,夫妻睡在這邊,是泰卦的位置,這是夫妻,嚎,一世夫妻白頭偕老的位置。那假如說,你即日的西北角……你要西北西北不看的話,亂睡,假如說你是爸爸去……不去住西北,西北西北你也沒有看,結果爸爸去住到媽媽的位置,這就叫坤母爲大,就變成慈禧太後、武則天,

梁冬:哇,家内裏的老婆就……

倪海廈:家内裏是老婆是最兇的。所以說,那這個……變成先生去從……夫去從妻了,就會變得一家之主是媽媽,異樣的,你是東宮太子,結果你沒有讓你的兒子去東宮,你把兒子住到西廂去了,好,兒子這個東宮住到西廂我們叫作雷澤歸妹,雷聚到澤的位置上,叫歸妹卦。歸妹卦就是二男二女并行,好,就是男生爲女态。那你不知道西北西北呀,好,那你去住房子,裝潢的時刻,你也沒有去看,拿羅盤看看西北西北。結果呢,你把你兒子放到西邊去了,結果這個兒子變成男生女态。那有的人呢,女兒呢,沒有住西邊,跑到東邊來住了,變成女生男态。明明是個女孩子,跑進去穿什麽……穿牛仔褲,穿戴個皮鞋像……完全……又頭剃個短發,完全像個男孩子一樣,嚎。那爸爸媽媽在這種條件之下,你吃什麽桂枝湯、葛根湯,什麽經方都沒有用,嚎,你把她位置調回來就好。

梁冬:但題目就來了,皮膚過敏.有些時刻呢,你明明知道說東邊應當是住長子,對不對?但東邊……東邊是廁所那若何辦?

倪海廈:對,這個好……《易經》講的是……最難懂的是《易經》的象跟數,那數的部門呢,它鬥勁難在這裏跟諸位講,但是象的部門我可能跟專家提,我們有……什麽叫作象?比如說廁所,它是一個氛圍不好的場所,它就象肺,象鼻子。所以,你假如東邊是廁所,就兒子住……夫妻兩個帶個長子來住這個房子,東邊是廁所,那你的兒子會出現……不時出現鼻窦炎呢,鼻涕膿啊,不時鼻子過敏打噴嚏呀,肺方面的題目會鬥勁多。廚房的象,廚房是肉放到刀闆上切,就跟人躺在手術台上,刀子切下去是一樣。那你假如廚房在東邊,兒子毛病……身體的毛病會很多。那假如廚房在西北呢,爸爸就有血光之災,假如廚房在西南呢,媽媽就會有開刀的情景。

梁冬:那廚房應當放在哪裏呢?

倪海廈:廚房要放在無人帶。比如說,你此刻的家内裏是,三男二女,嚎,那你……你沒有三女兒,你廚房就可能放在西邊。

梁冬:這樣子哦。

倪海廈:這就叫人要歸位。天地歸位的話就會很好。

梁冬:過敏性紫癜.那你剛才講的是西北西南啊,西北西北,然後各個角嘛,那中心若何辦呢?

倪海廈:中心是一個……我們可能作爲一個餐廳呢,噢,一些……這個起居間呢,噢,來聊天啦、語言、吃飯的場所可能。

廣告片花……發揚中國文明事必躬親,義務使命群(國學堂_音頻轉文字)接待您的插足,請注明“抱負者”……

梁冬:好,廣告回來之後呢,如故是有請的是美國“漢唐中醫學院”的院長、“加州中醫藥大學”博士導師——倪海廈教員呢,和我們分享這個《易經》和我們的身體還有我們的心靈等等的相關。剛才講到一個題目,就是家内裏生男生女,他原來也跟我們這個家,住家的這個方位是有相關的。

倪海廈:對,這個,生男生女,好,專家都把後面……我跟專家畫的圖,專家都拿進去看,假如你以房子的中心點,你把東西畫一條線,把房子分紅兩半。

梁冬:東西畫一條線。

倪海廈:哦,東西畫一條線,你往南邊看,是不是長女、次女跟媽媽?往北邊看是不是三兒子、二兒子跟爸爸?好,所以,你往南邊去看的時刻,全部是女的,往北邊看全部是男的。春季鼻子過敏.好,那你假如結了婚,夫妻兩個想生個兒子,結果呢,你住了靠了南邊的房子,房屋的中心點畫起來,結果你主卧房是靠南,懷孕生上去全部是女兒。

梁冬:這樣子哦。

倪海廈:假如主卧房靠北,懷孕……生上去全部是兒子。

梁冬:哦,真的嗎?

倪海廈:但是有一個例外,就是你完了……往東宮、往西南這邊去睡當然是兒子啦,但是,你假如夫妻的床是靠了東邊的牆壁,負負會得正,啊,生上去還是女兒。啊,所以你要假如生……你想生個兒子,以至後面熟個女兒,你後頭想生個兒子的話,你把靠東邊的牆的位置,牆那個床呢,把移開來,移到靠到北邊或者靠到另外一邊去,再懷孕生的話,生上去就是兒子,這是一種。

梁冬:有實例爲證嗎?

倪海廈:對,對,有實例,看得出格多。不單單是實例爲證,更好笑的是什麽呢?比如說,這個夫妻命内裏沒有兒子,生上去就是女兒,他就會去找個專生女兒的房子來住,所以一個蘿蔔一個坑,然後,還有的人呢,皮膚過敏.生完女兒了,她換了個房子,還是女兒的房子。

梁冬:那若何辦呢?

倪海廈:總是女兒的房子,這是命中必定,她若何換,西北西北還是一樣。所以說要在買房子之前呢,最難聽了我的發起,各位聽衆能拿羅盤去看一下,看你需什麽?然後再去學一下。

梁冬:那它的面前的這個原理是什麽呢?

倪海廈:就是我們的《易經》八卦。好,這個後天八卦,我們後天八卦在正在真正的用在人世間的時刻,噢,不論是用在,哦,各種方面,軍事、夜陣啊、布局啊什麽樣。哦,一個家,小到一個家,大到一個布陣,哦,統統是依照這個後天八卦來布的,嚎。

梁冬:用後天八卦來布的。

倪海廈:對,我們有天才卦和後天卦。

梁冬:這兩點有什麽區别咧?

倪海廈:天才卦是個别,就是宛如彷佛它就天然界就生存這個東西,但是沒有動,就宛如彷佛雷是震,巽是風,離是火,嚎,坤是地,嚎,澤爲……這個兌爲澤卦,嚎,乾爲天,嚎,這個……坎爲水,嚎,艮爲山。這八個雷、澤,嚎,這個風、水、火啊、地呀、天呢、山呢,這些東西啊……這蘊涵八個元素,是生存天然界的,但是你假如你沒有定位的話,它就是八個東西就這樣子星散開來,完全沒有生命,假如要……這個是天才卦。你假如是要定位,把它移轉過去的話,好,這個後天卦把乾移到西北,噢,坤移到這個西南,嚎,爲什麽西北?中國海洋整個海洋,西南方是最高的高原都在西北,所以西北是乾卦,是依照地輿位置來做的,這個是後天卦,所以就劈頭孕育發生了風雷相搏,嚎,這個,這個雷則歸妹。歸,嚎,這個有風啊、有澤啊,嚎,這個風,有火啊。

梁冬:有火。

倪海廈:國學堂—梁冬對話倪海廈第六講.嚎,才會運動,天然界才會運轉,嚎。否則的話,依照天才的卦,下面是,噢,這個坤卦,畔南了哦,北當是乾卦。嚎,這個——這個上邊這種卦都是沒無形式應用的卦,嚎,就是一個指這個别,就我剛跟專家先容過,就宛如彷佛,山你把它丢到一邊,水丢到一邊,嚎,沼澤丢到一邊,火丢到一邊,就分隔隔離星散來的,那是……完全沒有生命的。

梁冬:哦,就像……

倪海廈:怅然我們所有的應用,統統是依照後天的八卦來走的。

梁冬:哦,就像……我舉個是不是這樣的一個例子。就是譬喻弄沙漏,曆來呢那個沙子都在下面,那你回去你把它撥過去,诶,這個沙漏一直劈頭就往下掉,由于它的位置一變,所以這生命就來了。

倪海廈:對,沒錯,好。所以我們在天地定位以還,我們在哄騙這個位置在移轉……移轉那個那個,人的,嚎,各安其位的時刻。當它住對位置的,比如說長子,他就住東宮,他自但是然就想,我要做若何事情,它的想法就會轉移,噢,就宛如彷佛個……一個……這個蘋果樹,要種在恰當生長蘋果的南方,诶,蘋果樹放到南方去種,南方是恰當産橘子,你把它……硬把那蘋果樹送到南方去,沒有南方長得好。

梁冬:那假如比如說那個……呃,長子,住到泰……泰卦這個位置,啊,不對,乾卦這個位置就西北角。

倪海廈:對。

梁冬:那會出現什麽題目嘞?

倪海廈:會出現,一家最大的是長子,兒子在小三歲兩歲都沒有不重要,他萬萬不會聽父母親的話,然後父母親就變成逆子,家内裏兒子最大,兒子要幹什麽就幹什麽,誰都阻止不了。

梁冬:哈哈哈……

倪海廈:嚎,就是兒子就會過亢。

梁冬:過亢,哈。

倪海廈:過亢,在這個時刻,兒子就會這個不好管。

梁冬:哦,那還有個題目就是說,有很多人比如跟父母同住的哈,那老家内裏的爸爸啊,老爺子啊,鼻子過敏打噴嚏.那肯定是住在西北角了。那年老的夫婦住在哪裏呢?

倪海廈:當你三代同堂的時刻,那你這個年老的父母結婚,嚎,就要住到西北角。那爸爸老家内裏爺爺奶奶呢,嚎,就要移位,從西北角移進去,移到西南角去住。

梁冬:西南角。

倪海廈:所以我們的艮卦,艮卦的位置,好,乾位移到艮卦的位置下去,父母親移到這個這個艮卦位。我們是天——乾是天,艮爲山,天山合在一同,《易經》下面叫遁卦,“遁”意思就是退休,養老的意思。所以西南角給年長的爺爺奶奶去住,會讓他們身體康健,長壽百歲,是個退休的位置,這樣的。假如爺爺奶奶久遠住西北,那久遠在管事,到了八十他還不能退休。

梁冬:哦,那也很累,哈。

倪海廈:很累,那兒子呢結了婚跟媳婦住在東宮,當然有優點是生個孫子進去,但是兒子媳婦久遠就是兒子媳婦,久遠就掌不了,掌不了……久遠就沒無形式這個獨當一面,就會變成這樣,由于你不得其位嘛。

梁冬:嗯,蓄意思,那這個東西跟……我們再往下面延展,這個《易經》嚎跟整個我們身體這個,說的這個開方啊、什麽看病啊,這個有沒有什麽樣的關聯咧?

倪海廈:有,由于《易經》呢——八卦,最早泉源就是來自于陰陽,來自陰陽。那,所有的處方内裏就是陰陽,那一般呢,我們講的這個,藥性都沒有提到陰陽,惟有我們真正的使用經方的時刻,懂經方的,使用經方,準确的使用經方的醫師呢,肯定要以陰陽爲主,嚎。所以我們這個八綱辯證,嘴巴講陰陽,也知道陰陽很重要,也知道陰陽是中醫的至高的準則,所有的醫師應當依照陰陽這兩個字來開處方,依照陰陽這兩個字來做診斷,可是很少人能做取得。

梁冬:那若何能做取得?它若何回事咧?

倪海廈:這個陰陽的了解,比如說,我剛才講,癌症的病人呢,比如說,這私人是肝癌,癌症的病人,肺癌,嚎,内裏有陰實孕育發生的,内裏有髒内裏孕育發生……這個長東西的時刻,假如陰陽是融合的,内裏是沒有東西的,陰陽融合,我們的氣到了皮膚外面上會回頭,由于你沒有運動,沒有流汗,你不能說你沒有運動沒有流汗,就不竭的在流汗,這叫盜汗,嚎。那你一般沒有動的話,沒有流汗的情景,氣到了皮膚外面上,就是水蒸汽到了皮膚外面上,會回頭,遲緩就回到内髒内裏,嚎。是不竭的在循環,那,鼻子過敏打噴嚏.有這個循環編制就是陰陽很融合,所以我們稱爲說,陽呢是藏在陰内裏,陰呢,沒有陰的話,陽不能藏,但是呢,假如陰沒有陽的話,陰也不能守,爲什麽?由于你光是陰沒有陽,這會變成個動态的東西,嚎,人明明是植物,萬萬不是動态的東西。所以,陰和陽必必要相互搭配,而且是在一種萬萬均衡的形态之下,嚎。那《易經》内裏講的陰陽就就萬萬的均衡。那,在萬萬的均衡形态之下,我們比如說,我們以生男生女來說,你要不知道陰陽,像我都……我不時在我的網頁上寫的很多,我臨床那麽多年來,很多父母、夫妻來找我看病,就是由于不孕症,想懷孕。那他們有些報酬授孕,什麽都不樂成,報酬授孕太太又受罪,然後弄了好幾次又貴,一點用都沒有。專家假如有不孕症的,請你找中醫來看,中藥,假如中醫是,吃了中藥你懷孕的,大部門都是兒子。我到目前爲止,已經不知道有幾多人來找我,就是,爲了,夫妻爲了不孕症來找我。

廣告片花……

梁冬:重新發現中醫太美,重新發現中國文明太美,剛才呢這個倪老講到……倪教員呢就講到一個話題,就說呢,用中藥的方法一調整之後呢,能夠生下兒子,那爲什麽用中藥調進去就會生下兒子咧?

倪海廈:經過多年的臨床以還,我就真的深深體會到陰陽的道理,由于我一向用的是陽藥,那比如說,這個病人是,這個……這個夫妻兩個來找我,我問他,诶,太太……你先問太太啊,由于兩私人都有可能呢,啊,太太你腳是熱的是冷的?我腳是冰的,原因出在太太(身上),先生呢已經不消問了。噢,假如太太月經出格好,鼻炎鼻子癢怎麽辦.每天睡得很好,手腳都是溫熱的,太太沒有題目懷孕。先生呢,那你的腳是冷的?哦,我腳一年四季都是冷的,我随時蓋……早晨睡覺腳都是躲在被子内裏的,我就調理先生。那我們處方的時刻,像我就剛剛講了,我們用的辛甘發散的藥,都是陽藥,像甘……淡味滲利的藥也是陽藥,像我們的淮山、我們的這個蓮子,諸如此類,這種日常吃的東西,包括我們芡實呀、這個薏仁、薏米,都是陽藥,你看它淡味,但它都是陽藥,爲什麽?都是神色淡白的。

梁冬:是這樣子,是嗎?我一直以爲這個像蓮子這種鬥勁……鬥勁寒涼的是屬于陰的藥呢。

倪海廈:噢,不是,不是,它不是,它會淡味滲利,是陽,陽,不是陰。原來,像你用一些鬥勁神色深的,它是屬陰。那,滋陰派的,比如說,用……宛如彷佛我們補血呀,用當歸啊,熟地啊,很多下去,這些東西下去的話,它也屬于陰藥,嚎。能不能讓病人懷孕,病人吃了以還腳會不會熱?都不會熱。但是你用陽藥下去,病人就劈頭熱,嚎。比如說,緊要的到……有的病人我用,以至用了生硫磺,一般輕的,最輕的我大部門都是用到我們的經方内裏的“當歸四逆湯”。那,當歸四逆湯内裏呢,内裏有陰陽都有,春季鼻子過敏.但是着重在陽藥下面。比如說桂枝,它是陽藥,白芍是陰藥,一陰一陽是絕對的,是均衡的。當歸,它是這個補血的藥專家都知道,它是入血份的,但是當歸神色是淡白的,你切開來内裏是淡黃的,有淡白,有黃色,淡……紅色混在一同,所以當歸是一種介于一種陰陽之間的藥物,但是它鬥勁傾向于陽藥。原因呢,就是由于當歸内裏有油脂,他吃了當歸,你吃太多,會下痢,所以當歸内裏油會滑,會彌補腸子的光滑度,會讓你……會跑廁所很多。這會把濁物清清潔,你東西清掉以還,自但是然能夠接收新的養分出去。所以,你吃了當歸以還會補到血的原因,就是你腸胃功效更好了。那,我們的木通,木通拿起來是色……神色是白的。好,細辛,我們用它的是根莖,根的部門,莖和葉不能用的。莖葉這種馬兜鈴酸,變成腎髒衰竭都是細辛的體味。一般的中醫以爲是細辛不能用,有毒,就是莖葉……在莖葉下面。所以,假如把莖葉拿掉,光用根的話,細辛是萬萬沒有毒的。那細辛的……它就細呗,嚎,一根一根注意點看,它是淡黃色的嚎。我們的炙甘草,它是……也是……那個曆來是甘草,神色是黃……淡黃的嚎,那用蜂蜜炒過以還,變成神色鬥勁深,噢,那就是入陰的藥。那,原來是陽藥,但是我們炒過以還變成陰,所以在陰中就要有陽。那,再來一種紅棗,紅棗它是那個味甘的,它自身隻是增潤了腸胃的津液,所以這種甜味的東西嚎,就是甘淡……淡味滲利嚎,那諸位看看,剛剛我解析我的藥,桂枝,内裏惟有白芍,芍藥是陰藥,其它都是陽藥。那像這個……這個紅棗是半陰半陽的,嚎。像炙甘草也是半陰半陽的,陰中有陽的藥。由于我剛剛跟專家講,炒過以還變成陰藥,但是實際上,甘草自身是陽藥。

梁冬:有沒有什麽一個場所可能告訴我們說什麽藥是陰,什麽藥是陽啊?

倪海廈:很淺易。神色,嚎,淡白的,淡色的,就是神色鬥勁淡的。

梁冬:鬥勁淺的。

倪海廈:鬥勁淺的。神色鬥勁深的都是陰藥。然後規模呢,還有滋味,所有辛、幹、發散都是陽藥。第六.酸苦湧瀉的藥都是陰藥。比如說大黃——湧瀉,酸味的藥,桂枝……那個白芍就很酸,像黃連很苦,都是屬于陰藥。所以,我們用藥的滋味我們也可能判定它的陰陽。所以,你看這當歸四逆湯内裏,就陰藥不多,惟有一味純陰的藥就是……噢,白芍,其它都是陽藥。所以在我們這個調理病人身體形态之下,我們開了處方下去以還,陽會規複的很快,陽回來很快的話,陽勝于陰的時刻,病人不但容易懷孕,而且懷到得都是男胎,就是陽,那可能跟他的……以爲我們的這個……這個受精,嚎,受精卵的時刻,這個陽的精子會進入卵巢内裏,進入卵内裏,有陽的精子,你會發現把精子分陰陽的話,屬于陽的這一部門的精子呢,遊泳遊得特别快,就容易進入到卵巢内裏,然後讓病……然後讓婦女受孕。那,所以,臨床上看到得話,險些到此刻沒有一個例外,找我看病的,找我來看不孕症的全部生的都是男的,快則兩個禮拜,由于她月經嘛嚎,他來找我,剛好是月經剛完,吃了兩個禮拜就懷孕了,嚎,還有的是一個月以還,最慢是兩個月,就懷孕。就不論你是結婚多久,最多兩個月就懷孕。

梁冬:有沒有那種天才就不應當有懷孕的。

倪海廈:天才不應當有懷孕的話嚎……

梁冬:叫命中就無子。

倪海廈:有,八字上看,假如命中無子,那在先生也沒有兒子,太太也沒有兒子,那我們假如用陽宅的方式,把他改到兒子,比如說我往南方去睡,那要中藥去吃,由于我開的經方的藥去吃,他還會生到兒子。但是所謂命中有子無子,很淺易,這個兒子有時刻像媽媽,就是代表媽媽命中有兒子,兒子假如長相像爸爸,代表爸爸命中有兒子,那假如經過我們……夫妻兩個命中都沒有兒子,我們算命的時刻知道他們兩個沒有兒子,那我們用一些陽藥下去,同時改善他的位置,硬讓他生個兒子,這個兒子生起來還很好玩,像祖父祖母,有的時刻像隔代,有的長的像祖母,有的是長相像祖父,噢,過敏性鼻炎.就是出現這種很好玩的情形。

梁冬:所以,有些人這……爸爸長得像爺爺嘛,媽媽長得像外婆,那這種若何辦呢?就是,我的意思就是說,有些人媽媽長得像生女兒的,爸爸長得像生兒子的那若何辦呢?

倪海廈:對,那一樣。我們依照這個……他這個命内裏來看的話,假如是用《易經》的命理來看。那他呢……假如他的命中有兒子,生上去兒子就會像他。

梁冬:噢。

倪海廈:自但是然。但命内裏有,嚎,你不要去改了陽宅,不要吃什麽陽藥,他自但是然就會生兒子。诶,那命内裏沒有,我們就硬去用《易經》,好,用藥……

梁冬:後天。

倪海廈:後天的方式,讓他孕育發生進去的好,一樣會有他家的血緣,但是有隔代,就會有這種情景出現。

梁冬:啧!有道理,有道理,有趣有趣!

倪海廈:所以命内裏有的,我們不必要去改,春季鼻子過敏.由于他曆來就有,很好玩的是,我們就看……拿羅盤來,命中有的他不論若何換房子,他住的都是能夠生兒子的房子。命中生女兒的,他住的都是生女兒的房子。

梁冬:噢呦!

倪海廈:甚而至于生完以還他再換個房子,還是,還是女的。嗨,他若何搬都是女的,很好玩。

廣告片花……

梁冬:好,重新發現中醫太美,重新發現中國文明太美。剛才取到一個題目,就是說,這個剖腹産的小孩子,他的命幹是什麽時間來算呢?是按拿進去的這個時間算,還是動刀的時間算,還是按推演他應當生進去的時間來算呢?

倪海廈:嗯,這種剖腹産除非你是經過命理的高手,幫你挑機遇去算那就不準了。假如是天然……你到醫院去,你說我這胎要剖腹産,或者由于你曆來要懷孕九個月,結果七、八個月的時刻就……自後你這個還不到懷孕十個月,不夠月的時刻,結果你媽媽摔倒,或者若何樣子,嚎,所以這個不得不去剖腹産,嚎,那這個就是天意,嚎。比如醫生陳設什麽時刻開刀,以那個時間做準,開刀下以拿進去的時間爲準。那有的是你刻意的……

梁冬:對呀,找了十個教員,哇!算一個均勻數。

倪海廈:想我就……我就不太允許。由于我覺得動到天機這個東西不是很好。所以我甯可他……他依照天然的時間坐褥上去鬥勁準,我們可能鬥勁預測很多事情。

梁冬:對,對,對。

倪海廈:那你刻意讓他挑個時間上去的話,生上去準不準就真的是很難講,真的很難講。那隻能說過後,就是孩子長大了,看他的脾氣、看他的傾向、性向,然後再看他那時剖腹産的時間,嚎就可能知道準不準。這是過後可能考證。事前我真的很難講。但是我剛剛講就是有專家幫你挑過。假如是醫生幫你挑的,或者病人由于一些不測而延遲剖腹産,而必需剖腹産,這是命,這很準哦。

梁冬:诶,那這個事情我就覺得想問你了哈。就是說這個命理八卦對這個醫學的影響呢,很多人都不允許企及去問。老覺得一說呢就觸及到封建迷信。前幾天呢我碰到一些做基因工程的人呢,他們說從基因的角度下去看呢,基本上可能,有些概率推導進去,有這樣基因的人會有這樣的病,大約什麽年齡會發作哈。這個東西專家以爲,啊,我可能理解,這是迷信。那從降生年月、從命理下去看這個身體康健呢,專家以爲不迷信,通常有人呵斥你,說這個東西不迷信的時刻,若何回應?

倪海廈:這個迷信……一般人呵斥這個不迷信的時刻,他剛……你剛才講到基因的題目就這樣。基因的東西都是科技,并不是迷信。所以迷信的定義是假定考證結果。你要先假定我是對的,不能說還沒有……你基本不了解我,先去把我否認掉,這個不是迷信家的心靈魂魄。那依照……依照假如是先把你否認的話,那我們專家此刻還沒電呢,由于富蘭克林說:氛圍之間萬萬沒有電。天然界沒有電,從此當然沒有電了。富蘭克林是迷信家,鼻子過敏怎麽辦.他是假定有電生存,再去考證這一結果,所以你要經過這三個步驟,所以我剛……後面跟專家議論過,迷信是不生存的東西,是一個公式,要看你的态度,生存在态度Something。所以,你應當先假定我是對的,然後去考證呢,然後看看結果,就知道我們對不對。你不能說啊,什麽都還不知道,你就說他不迷信。那你……那你就是太果斷了,那你基本就不是迷信家,所以我說我不論你是西洋這個什麽開刀、化療啊,做放射性療(法),不論你是瘟病、經方,都不重要,治好病的醫學是最重要。

梁冬:啧!是這樣的。好了,于是呢,即日我們就去掉了一個争議的題目了,所謂的中醫的題目,嚎。嗯,在跟您聊天的經過當中,我發現有一個題目,就是您不竭地在強調你這個中……這個保守醫學——經方的這樣一個頭腦,那正統中醫藥學的這個,啧!頭腦形式是什麽呢?由于我們一直在想知道,他的心智模型是怎樣的?

倪海廈:就現代的時刻,在現代沒有……這個題目不緊要,爲什麽?由于沒有西洋文明的出去,沒有騷擾,專家就在這内裏讨論。此刻,嚎,民國劈頭以還西方的文明出去,這個文明騷擾得很大,讓專家去以爲,當然很多老百姓,你不能……盡管我們十幾億的人口,每一個有很有靈敏才智,每一個的智慧都不一樣。我們有聖、賢、才、智、平、庸、愚、劣,各種人都有,一種米養百種人,所以你不能說寄望說每一私人對……在這種文明出去的時刻,你不能寄望每一私人都看的很了解。

梁冬:對。

倪海廈:西方的文明出去以還,你肯定要先去仔細的過濾過,要确定……要先,你可能假定它是對的,去看,然後考證以還結果,嚎,經過這個迷信态度,這才是真正迷信家應有的态度,經過這個态度你去讨論,嚎,假如我去假定中醫是對的,那乳房……把乳房開刀切掉,你是……不是婦女,你沒有開過刀你不知道,開完刀把乳房拿掉,那個痛是24小時的痛,傷口那麽大,痛是24小時的痛,題目是痛了半天,還是移轉,由于你乳房切掉的話,你沒有乳房了,那,可是你沒有乳房不代表沒有再生乳汁呀,你身體還會孕育發生乳汁,這時刻沒有乳房了,春季鼻子過敏.它沒場所呆了,它就會移轉,它就會往肺内裏走,結果乳癌可能移轉肺癌,假如往肝内裏走,乳癌移轉肝癌,嚎假如乳癌跑到淋巴編制裏去,變成淋巴癌,你不動它,不開刀的時刻,乳癌就在乳癌的位置,結果你把乳房切掉了,它該呆的位置沒了,它會往别的場所跑,這就是乳癌爲什麽會移轉的原因,嚎。沒有相關,我假定你西方的中醫是對的,經過考證,結果很多人乳房開了刀以還,末了死的時刻是死在肺癌,死在肝癌,那這個病人很好玩呢,剛劈頭來找人你看病的時刻是乳癌,結果死的時刻是肝癌,請問你醫生,若何回事呢?

梁冬:他說這個不是我這個科的。

倪海廈:不是,這個對,他是用這種理由,實際上專家看的很了解,病人是死在調理下面,不是死在乳癌下面,由于死在乳癌的話,你取得乳癌就死,就是死在乳癌嘛,白紙黑字的東西,病人是……病是乳癌,死就是乳癌。可是你看到病例,取得病是乳癌,死的時刻是肝癌,它乳癌移轉肝癌,若何病移轉肝癌呢?死的時刻應當是乳癌才對啊?若何會是肝癌,是由于醫療的不準确變成的。是硬逼把它變成肝癌,那乳癌從頭到尾不調理,那就死在乳癌啦,可是你從頭到尾統統都不去調理,不要去碰它,可能你活的還十幾年,在依照我們中國曆史上的記載,宋朝到此刻的記載,均勻起來的,大約……依我的考證,均勻起來大約,他叫十數……十數年哈,均勻起來大約十四年到十五年,就是你完全不去動,完全不去調理它,嚎。這個我們過去有很多醫案的記載,這個在山内裏的婦女完全沒任何的這個醫學的調理,中醫診治……什麽都沒有,嚎,就讓乳癌天然發展,到整個潰爛,末了整個爛掉,看到骨頭啊,就,均勻起來是十四年。可是你給中醫開刀、化療,搞不好三年五年,有時刻半年,或者一年就移轉,到三年就走掉。五年……最多大約存活率是十年,中醫講存活率就是說告訴你隻能活十年。那我們不調理的活得比你還長,那我爲什麽要接受這種調理呢?好,這就是經過假定考證,作鬥勁就可能知道。

梁冬:那……嗯,但是這個中醫中醫呀,我們這個沒形式議論的就在于說,嗯,還有很多中醫也不錯,還有很中醫也很爛的吧,對不對?

倪海廈:對。

梁冬:那這是另外一會事,對不對?

倪海廈:對。

梁冬:那我們回去這個題目來,保守中醫的頭腦形式應當若何的?

倪海廈:中醫的頭腦形式此刻應當說,我們應當此刻作育成就了很多學生,純中醫的很少,此刻走錯路都是在各大中醫院校内裏劈頭,以中醫的生理解剖學、病理學、嚎,藥物學爲主,實際上應當是以中醫的《黃帝内經》爲主。《黃帝内經》來……這樣的圭表來做病理學、生理學,嚎,來做研究,用《黃帝内經》來做圭表,藥物學我們要用《神農本草經》來做它藥物的藥性的準則。那西方的這種病理學、生理學你可能做參考,但是不能爲主,嚎。所以,我們看病肯定要用《黃帝内經》内裏的《靈樞》、《素問》内裏的觀念,我們來診斷,然後“四診心法”來看病,用中醫保守的東西來,然後開出的處适才是準确的。但是,你假如說你把《黃帝内經》屏棄掉,特地用中醫的生理學、病理學來解析病情,嚎,文字版.我開這個藥可能降膽固醇,我開這個藥可能降血糖,這都是……講法都是差池的。我們應當……這個所以中醫就煥發不起來。所以中醫師就被誤導到這個……這個岐途上,不是準确的路子上,嚎。我再跟專家強調一點,我剛剛講的所謂中醫、中醫呀,不能是說中醫師不好,或者若何樣。我以爲天下所有當醫師的人,都有個合夥的目标就是要救人。所以你們的起程點都是好的,但是不見得說你學到的東西都是對的,這并不是你的錯,而是你知道你錯了。噢,我們從對錯來論這個,嚎,而不是說,我從來……我當醫師到此刻,我罵了很多,但是都是實際上罵,講錯話我罵,我從來不做人身攻擊。這是我們做人的基本态度,嚎。我們隻争個理,就是真正能治好病的東西我們就安心。所以,你假如說一個我們作育成就的中醫師,你一直強調,在學校内裏,花了很多時間鍛練他學到中醫的生理學、解剖學、病理學,嚎。這個時刻進去,萬萬你看不好病。你要用中藥,就必必要接受中國最正統的《黃帝内經》内裏講的病理學、生理學,嚎,解剖。這種方式來做。

梁冬:那同一種身體在中醫和中醫看呢,是完全不同喽?

倪海廈:完全不同。中醫是微式醫學,嚎,微式,他就有顯微鏡看,看到小的細胞,看到基因去了。中醫是巨式,整體的看,嚎。就宛如彷佛我們要治理一個整體,治理一個國度。治理國度,我即日當個國度指點人的話,我不能去管到一個農民的生活。啊,你這家農民的那個……那個肥料不夠了,啊,我幫你去買沒有相關。那這個當國度指點人還不得累死了,對不對?這是大事,治國不是這樣,治國就要治整體嘛!好,所以我們治病要整體的來治,你不能說去治個小場所,病是一個整體性的題目。此刻西方醫學最大的缺點就是片……就是片斷。我是研究肝髒的,我是研究心髒的,我是研究胰髒的,它不會把它們統統連接在一同。所以他取得的材料是片斷的,他沒無形式整體幫你調理,就宛如彷佛你剛剛講的,國學堂—梁冬對話倪海廈第六講.乳癌呀,你此刻移轉到肝癌調理了,不是我……跟我沒有相關,我隻負責乳癌,那移轉到肝癌,你找肝膽科問他好了。

梁冬:對,您剛剛講到了,但要從道理下去說,我們也明白哈,這個我們要從整體看呢,要從通盤思念。但是,若何從哪裏……通常從中醫的角度,從哪裏入手呢?就是綱舉目張,你管整體,你也總得從一個事情管起吧?

倪海廈:嗯,對。你管整體的話,你必必要先去研究《黃帝内經》,就宛如彷佛我們講的,就象我剛剛講的,《黃帝内經》要研究很透徹,《黃帝内經》講的就是整體。你要……隻須去研究整體的東西,必必要《黃帝内經》很熟,出格的老到。

梁冬:每一篇都要看過嗎?

倪海廈:對,我到此刻還在看《黃帝内經》呢,嚎。肯定要看,由于《黃帝内經》,它……我們中國有三部書……

梁冬:嗯。

倪海廈:我們稱爲“三必”,這“三必”呢,在我們中國曆代以上去就鬥勁傳的一句話。誰能把這“三必”讀通,誰是最了解中華文明的人。這三本書呢,第一本書叫做《易經》,第二本書就叫做《黃帝内經》,第三本書叫做《神農本草經》。

梁冬:哦,連《品德經》都沒放到内裏哦?!

倪海廈:都沒放到内裏。這三本書能夠讀通的人,是最了解中華文明的。

梁冬:你爲什麽把這三本書放到末了面呢?

倪海廈:對啊,這個是……沒有,這三本書是古人傳……相傳上去的。我也不能做自評。由于這個東西是古人從古到今就是這樣傳的。

梁冬:呵呵,我一直以爲《品德經》應當排在其中一位吧!《易經》我知道了。

倪海廈:對,這是私人的意思糾紛,好不好?由于這個曆代儒家,曆代的讀書人合夥孕育發生的想法。

廣告片花……

梁冬:重新發現中醫太美,重新發現中國文明太美,既然是發現文明太美嘛,那剛才倪教員也特别講到說,有“三必”,三本書是必必要學的——《神農本草經》、《易經》和《黃帝内經》。那您能不能給我們用淺易的幾句話來先容這幾本書呢?剛才講過《易經》了。

倪海廈:對,像,不論是《易經》,還是《黃帝内經》、《神農本草經》,這三本書,假如看它的原文,都很薄的。它真的好的書,不能厚,爲什麽?由于假如把文字寫的太周到,就會偏着在一個角……局限在一個角落裏。所以異樣的一句話,假如你不講的很周到,它涵蓋的話就很廣。比如說《黃帝内經》說:心爲君主之官,神明出焉。好,君主是老大,自身不受病。它已經講完了。它假如再講的很周到的話,你就會偏執到一個角落去了。

梁冬:嗯。

倪海廈:比如說,我把它講成病,嚎:心會灸啊,所以要是我們這個……改日我們不應當有這個冠心病,嚎,那你就偏到那個冠心病下面了。文字版.那動脈血管軟化什麽你就跟它扯不上相關。所以它不要去表明,改日這樣的話涵蓋的面會廣。所以這三本書,你去看它,它出格的薄,真正的原文都是很淺易的,字數不多的,但是都是古文,嚎,都是古文。那它有什麽優點呢?就是讓後學的人呢,能夠施展闡發他的遐想空間,能夠很合理的表明進去。當你真的了解以還,你覺察到這本書寫的,惟有它寫的最好。爲什麽?由于毫無瑕疵,它涵蓋的面最廣。《神農本草經》呢,更犀利了。也是爲什麽它成爲典範之作。由于《神農本草經》呢,是五千年前,幾千年的東西。神農嘛,嚎,此刻我們使用的藥典,國度的藥典是《本草綱目》。

梁冬:對!這兩者有什麽區别咧?

倪海廈:好,《本草綱目》呢,它是四千多種、五千多種能用的藥,什麽東西都入藥。它是……假如我們稱爲它是一個《藥典》可能,但是稱爲典範不行。所謂典範就是不必要再去删改的。藥典你可能不時删改。像西洋的中醫每年都在删改新的東西啊。過去讀的我們否認,此刻又去重新劈頭,中醫就是這樣做的。《藥典》就是你保藏了很多東西,可能寫……把它紀錄下塵寰有這麽多東西,但是拿它來治病是不行的,由于它還是差池很多。那《神農本草經》不是這樣子,它把藥性寫得很好,它分紅上經、中經、下經。上經一百二十味藥,中經一百二十味藥,下經一百二十味藥,加起來是三百六十味藥。它下定義的時刻,它不是說桂枝可能治什麽病,鼻子過敏怎麽辦.那就完蛋了。那……那得把病……比如說是有三種病,它列了三種,從此以還專家就隻知道那三種,遇到那三種病時刻你要用桂枝,嚎。它不是這樣,它……有時刻我們講甘淡滲利——爲陽,嚎,那我……這個淡味滲利爲陽。那内裏淡味的很多……

梁冬: “淡味滲利”是哪個“滲利”啊?

倪海廈:對,“滲利”就是能夠分泌。比如說,我們這些泥土上有一積水,積得很多,嚎,那個水遲緩退下去,就滲到泥土内裏去,這就是淡味滲利。

梁冬:哦。

倪海廈:好,所以說,假如泥土上有積水,我們用疏導泥土的方法,嚎,讓水流就會遲緩滲進去,這叫淡味滲利,嚎。我們把它運用到人體下去說的話,比如說,肝軟化,肝癌的腹水,腹膜癌的腹水,都在腹部這邊嘛。腹部是脾土的位置,它内裏有積水了滲不下去,這個是沒形式下去的,這時刻我們用淡味的藥下去。淡味的藥下去的話,這個水就會遲緩的滲進去,滲到膀胱内裏小便進去。

梁冬:嗯!

倪海廈:所以你不要看……輕視說我們用的一些……啊,很淺易的,比如說蒼術啊,噢,一些這個燈心草啊、陳皮啊、噢,白術啊,噢,用很輕味的,你不要用太重,太重的味就厚了。由于就宛如彷佛,你煮一鍋湯,你放兩塊骨頭跟放一斤骨頭,嚎,跟放很多骨頭煮的湯的濃味不一樣,縱然統統是骨頭。所以“淡味滲利”内裏,技巧上你還不能用大劑量,要用很輕的劑量,遲緩把土抓緊來,這個水就滲下去了。吃完我們這些那麽淺易的藥,小便就排進去了,嚎。那你用很強的藥,比如說甘遂、芫花、大戟,這些水排不進去的,由于攻得太峻了,攻太峻的話,你的隻是攻藥,并不是陽藥,你并不是去把土抓緊來,嚎,并不是采用滲利的方式,你是孕育發生嘔吐啊,下大……

梁冬:所以你講的就是說,在《神農本草經》内裏它講藥性。

倪海廈:對!講藥性!

梁冬:而《本草綱目》内裏講……

倪海廈:隻講藥,隻講藥這個藥,然後功效是什麽。

梁冬:嗯!

倪海廈:那藥性的話你隻分寒、熱,并沒有把陰、陽分進去。

梁冬:對!所以呢,就是說,《神農本草經》呢講的是因,不是陰陽的“陰”啊,是原因的“因”。

倪海廈:啊,原因,對對!

梁冬:而《本草綱目》講的是果。

倪海廈:果。

梁冬:依照佛經内裏說的,聖人求……啊,佛陀求因不求果,俗人求果不求因,而那也就不一樣。假如凡事以結果導向的時刻呢,反而它越整個吧,它内在越周到呢,内涵越少。鼻子過敏怎麽辦.

倪海廈:對!嚎,是這樣子的。

梁冬:對!

倪海廈:所以這三本書就被列爲典範就是由于,它們在講的時刻,它是盡量簡化。所以《易經》,你看那個《易經》易嘛,實際上它很難懂,但是它是易。專家把禅宗的“禅”拿進去看,禅宗的“禅”不是指示的“示”,淺易的“單”?就是指示我們簡繁多點,越是禅學,就是要我們把我們的事情簡化。嚎,所以《易經》呢,由于,爲了能代表天下所有的事情都可能用在……《易經》可能表示說,它可能表明在天下所有的事情,也可能運用在天下所有的事情,所以它把文字簡化,這樣技能運用到天下所有的事情。你假如文字不簡化,你定義很多的病名進去,書雖然編得厚,嚎,結果還是沒無形式把它涵蓋了。

梁冬:對!所以我最近在讀《黃帝内經》和《易經》的時刻,我發現我連報紙都不看了。

倪海廈:對啊,那萬萬是典範之作。

梁冬:報紙看多了隻會讓人亂。

倪海廈:對!讓人亂,然後讓人沒無形式擢升自己的智慧,是肯定的。鼻子過敏打噴嚏.看典範的東西,智慧萬萬很高。所以我有些時刻,我跟大……諸位聽衆講,什麽……爲什麽叫做典範?就宛如彷佛你要聽音樂,你要聽典範的音樂。你讀書……小伴侶,你假如小伴侶讀書成果不好,我告訴你一個最淺易的方法,你讀經。你特地去背《神農本草經》、特地去背《黃帝内經》、特地去背《易經》,或者你剛才講得很好,《品德經》,五千個字的《品德經》。小伴侶懂不懂不重要,他無所謂懂不懂,每天去背。由于它是典範的東西,當你去背典範的時刻智慧就會掀開來。這時刻回頭再去看學校的東西,變得很淺易。

梁冬:是。

倪海廈:啊,懂不懂不重要。

梁冬:天然會懂的。

倪海廈:天然會懂的。沒錯!

梁冬:但是先預裝。是吧!你買個電腦裝些軟件,也不說急速每天都能夠用得上,但是你到是必要用的時刻,那調進去,就可能了嘛。

倪海廈:對!

梁冬:對吧。鼻炎鼻子癢怎麽辦.所以還是預裝一些初級、正版的軟件鬥勁好!哈哈哈……

倪海廈:對!哈哈哈……

梁冬:诶,剛才我們的題目是這個保守中醫的這個頭腦形式。您講的這個最焦點的就是要整體性的來自于典範的這個頭腦形式,對不對!那,此刻都在講中中醫維系啊,啊,當然這個題目呢,可能好多伴侶不是那麽關懷呢,就聽衆伴侶不消關懷,是吧,按效果就好了。但是做爲一個業者來說,您能不能用幾句話來給我們講講,就說,這個中中醫的這個争執啊,它是如何能夠維系的?剛才你講到是以中學爲體,西學呢,可能左右……指桑罵槐一下。

倪海廈:中中醫維系基本上要……要有一個經過。過去已經可能證明到,過去那麽多年的中中醫維系,搞了三四十年的中中醫維系,是以中醫爲主,中醫爲輔。

梁冬:嗯哼!

倪海廈:此刻的結果,畢竟上證明它已經錯了,嚎。錯了的話沒有相關,你要知錯能改吧!你此刻應當改回來:中醫爲主,中醫爲輔。假如我們此刻看個病,嚎,看個病我們用中醫的方法,診斷的方法來調理,那中醫可能做一些驗血陳述就夠了,或這你先照一些X光掃描都沒有相關,但是X光掃描隻是一般的掃描,不是象女孩子擠壓乳房那種掃描啊,那種是不人道的,不必要。爲了檢查乳癌的那種掃描,那中醫的東西呢,可能考證中醫是對的、是錯的,這個可能,這個我不否決。但是,它隻是其中一個條件,不能作爲萬萬條件,假如即日的中醫查你,吃了我們……比如說你是肝癌的病人,吃了我們的藥,很好了,但是中醫查你的指數都回到一般,但是病人的腳還是冷的,還是有點失眠,還是有些便秘,病人還是不能停藥。

梁冬:嗯。

倪海廈:噢,所以說,所謂中中醫歸并的話,肯定要中醫爲主,中醫爲輔,技能夠抵達真正調理的效果。也是這種頭腦形式才是對的,嚎。

梁冬:那你剛才提到這個題目,那,還有一個題目就是,每次我們聽課的時刻啊,我有些時刻閃過一個念頭,啧,就是這私人智商低一點呢啊,或者,這個……基本就沒無形式學中醫的。

倪海廈:這個嚎,這個沒有相關,我剛剛講,靈敏與白癡,就差兩片樹葉,所以這就相關到師資很重要。真正出色的,很多教員呢,都在怪學生,你這個不勤勞,不好好學,沒有興緻,然後成果不好。教員都不會自己檢讨。

梁冬:所以沒有笨蛋學生,過敏性紫癜.惟有笨蛋教員。

倪海廈:對。這個是一個很重要,嚎,我覺得教員得應當付出一部門的責任。

梁冬:那,你剛剛講到,這幾次以來哈,我們一直在議論的一個話題,宛如彷佛是中醫能管理所有題目,但中醫和不好的中醫是兩回事哈。這個醫生……中醫和中醫師是兩回事,有很多醫師或醫生,他有不同的這個級别。中醫自身作爲一個哲學和一個别系來說,它是很厚實的,它可能管理很多題目的。那麽,按道理說,按道理說,這種東西應當成爲整個未來人類的一個救星呐,那您覺得,我有兩個題目:第一,中醫這樣的頭腦方式,會不會成爲未來二十一世紀支流的頭腦方式?

倪海廈:我以爲,诶……(蹩腳!關鍵這段音頻竟被剪接掉了!)

梁冬:第二個題目是:中醫會不會成爲全球的普适性的一種管理計劃?

倪海廈:你這個題目想得出格的細緻,嚎。第二個,我們假如說,說會不會成爲未來的支流醫學,我可能跟各位聽衆講,必必要成爲未來的支流醫學,由于以美國此刻的立場來說,我在美國使命那麽多年,我出格了解。美國呢,此刻國度負債赤字很多,實際上你以爲是打仗,打伊拉克打的,不是,而是醫療體系,是最大的無底洞,這個醫療體系必必要改,此刻的美國的奧巴馬政府已經想到了這一點了。比如說我們一個病人背痛,針灸可能紮完一次50塊,可能就好了,或者紮個幾次就好了。可是你假如吃止痛藥,不但傷到心髒,花了很多錢。還有就是開刀,把他開脊椎骨,開完……搞不好開完還下半身癱瘓,還有人開完病更痛,嚎,開完刀以還呢,而且痛還要跟随着終身,針灸都沒有用,由于他開過刀了。所以說,假如說什麽事情我們先用中醫的方式來管理,針灸啊,用藥的方式,不能管理你再決斷說要不要用開刀或者若何樣?然後用西藥,也來得及。但是,往往到了真正出色的中醫的手上,這類病痛就當場就管理掉了。在這個醫療職掌上就會節流很多。美國已經劈頭這樣走回頭了,嚎,不能再下去,下去是無底洞,隻會更慘。

鼻炎鼻子癢怎麽辦
鼻炎鼻子不通怎麽辦
鼻子過敏打噴嚏
鼻子

此条目发表在 鼻子過敏 分类目录,贴了 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评论功能已关闭。